来源:书法报 2018-12-30 10:12:10

点评专家:黄开诚

福建省书协会员、福建省硬协会员

赖勇

赖勇 四川泸州

朱裕飞

点评:赖勇书友所临《灵飞经》,写得轻松自如、结体舒展,用笔不经意间透露出北魏墓志的自然质朴。临作中“身、文、極(极)、我”等字,写得相当到位,落款尤见功夫,不失为一件佳作。与原帖相比较,尚有以下不足:一、线条不够圆润。有的笔画末端过于外露,如“降、叩、中”的悬针竖太尖,收笔动作要放慢;“常、授、裳、帝”的横钩比较生硬;“嵗(岁)”的斜钩出锋太长,显得不够含蓄。二、个别字结体稍逊。如“帔、逰(游)、華(华)”结构松散,“授、便、嵗(岁)”应突出主笔,做到主次分明。

赵淑贤

赵淑贤 14岁

山东省兰陵县实验中学

指导老师 朱裕飞

 朱裕飞

点评:赵淑贤同学所临《灵飞经》,点画圆润流畅、结体工稳,可见是下过一番功夫的。临作中的“過(过)、平、月、中”等字较为精彩。不足之处是:一、过于规矩了。《灵飞经》的章法为纵有行,横无列。整篇字的大小、长短、参差错落,疏密有致,变化自然,虽为楷书,却有行书的流畅与飘逸之气韵,变化多端。帖中的主笔有时尤为突出,如“三、央、真”的长横、“永、太、衣、文”的捺画、“已”的竖弯钩、“嵗(岁)”的斜钩等,都比较夸张。临作中的这些字都写得比较中规中矩,缺少应有的对比。又如:“死”应左紧右松、“通”应内紧外松。其二、横画力度稍弱。书写过程中应多注意线条的节奏变化,起、转、收稍慢,行笔可以稍快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