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世界名人书画网 2019-01-15 09:01:26

张玉良是一位传奇的女画家,生于我国安徽省。年少时因父母生病早逝,迫于生计成了一个风尘女子。而命运却及时眷顾了她,她以后的丈夫潘赞化的出现改变了她的命运,潘赞化将她带离风尘,娶进家门,后其改名潘玉良。

他们居住的地方邻居擅长书法与绘画,张玉良对此充满兴趣,便开始学习。此后张玉良开始通过学习知识改变自己,她对于绘画的造诣颇高,开始求学,并在中外吸取绘画精髓,研究出一套自己喜欢的画风。她的作品在美术界和文学界也是一直争论不休的话题。

下面是她的几幅绘画作品:

张玉良作品《自画像》

《自画像》

此幅作品《自画像》是张玉良绘制了自己拿书时的景象。这是一幅布面油画。从图中看,她眉毛高挑,眼睛大而长,嘴唇饱满,体态丰满,任人看来都觉得出生名门且知书达理的。而真实的她却和自画像相差甚多,体态偏向男性,且喜喝酒划拳。皮肤也甚粗糙且衣着头发都邋遢不爱打理自己。亦不是知书达理的形象。

张玉良作品《瓶花与水果》

《瓶花与水果》

《瓶花与水果》展现出了张玉良的油画功底。图中瓶中插的几束花在色彩搭配上很融合,白色与红色和紫色相互衬托,各种颜色都不突兀,融合在整个景致里。花瓶旁几个水果摆放不一,也是表现出了张玉良的随性之感。桌布的褶皱也在画中很形象的展现,显得整体更有生活之感。

张玉良作品《月季与扑克》

《月季与扑克》

《月季与扑克》这幅作品里,展现了张玉良对于人生和人性的思考。花开花落之间,生命就此开始和结束。图中花瓶里的月季,已经开始垂下头,花瓣虽仍未褪去,但生命似乎已经到了尽头。扑克牌本是不应该出现在此处的,张玉良选择加入画中,是因为在西方扑克牌有测命之意,更加突出了她想要强调的生命消逝。

张玉良作品《芍药与面具》

《芍药与面具》

《芍药与面具》,这幅作品最先映入眼帘的肯定是醒目的面具,张玉良绘的是面具,却又感觉就是一个人的脸部,似笑非笑。面具摆放在芍药花瓶的下方,此时花的娇艳都抵不过面具带来的直观感受。面具上的嘴是咧开的,眼神却是十分呆滞,细看又是无尽的空洞。这幅作品的色彩对比也很明显,静态的画纸,展现的却是动态的生命。

张玉良是我国第一位考进罗马皇家画院的画家,虽人在海外学习绘画,却从不为海外的任何一个画廊作画。从她的很多油画作品中,也能感受到她在外地时的思乡情怀。

从一个风尘女子,变成一代绘画大师。从当时的时代来说,这是近乎奇迹的蜕变,她确实做到了。有人说她的画风太过注重大女子主义,这可能与她之前的生存环境有关,又或许是她的性格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