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世界名人书画网 2019-06-05 12:06:34

以书画证史:一个史学研究的新角度

『以书画证史』也同样意味着可以『以史证书画』,两者具有互动性,但其根本性的不同之处在于,『以书画证史』是以经过研究确证的古书画鉴识结论,即以书画艺术本体性研究鉴定的成果为依据,对相关历史(有时不仅仅是书画史)进行辨正式的应用(记述或修订)。

而『以史证书画』,则是以文献史料为某人某件书画是否在某时某地出现过提供佐证,或人们对其真伪是否表达过意见。但就实际而言,是无法借此对某件书画的具体真伪直接得出结论的,否则就形同『耳鉴』了。

中国历代的名人书法古书画作为可供文化历史研究的『活化石』(可移动性文物),在世界范围内有着极其丰富的资源,公私庋藏不可胜数。据不完全统计,仅两岸故宫博物院所藏书画就达十六余件之多,其中故宫博物院约十五万件,台北『故宫博物院』一万件左右,再加之我国其他文博机构和美术单位以及私人收藏,其数量之巨,不难想见。

一九八二年顷日本学者铃木敬曾编有《中国绘画总合图录》正续编(共九册),蒐集海外所藏我国古近代书画图像二十余万张。国内则有一九八六年由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编《中国古代书画目录》十册)《中国古代书画图目》(二十四册)《中国绘画全集》(原名《中国古代书画精品录》),涉及二十五个省市自治区,一百二十一个市县的二百零八个文物收藏机构和部分私家藏品,共计寓目六万一千五百九十六件书画,经精选后收录了两晋至清代的二万零一百一十七件作品于《图目》,并记录有专家鉴定意见以供参考。一九九八年林树中主编《海外藏中国历代名画》(八卷本),从海外二万三千多件历代名画中选录两千余幅精品,并略有鉴别。

二○○二年周积寅、王凤珠合编《中国历代画目大典》(共四卷),据称全书著录战国至清代的各类绘画七万余幅,作者自述『意在检目,不在品定』故书中仅略及真赝的评述。综上所述,面对如此数量规模庞大的古书画作品,可谓如入宝山。

  

中国古代书画精品录

『以书画证史』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古书画的真伪。传统的鉴定方法是『望气』,有人称之为『眼学』,即通过目鉴的方式凭借个人积累的经验来别是非,定真伪。但由于鉴定者在古文、史学等国学综合修养,甚至书画创作实践与鉴赏水平本身的参差和局限,在真伪的具体认识上差别很大。

  

中国古代书画目录

正如有学者曾说:『前贤告诉我们,正确的方法和理由,更重于正确的结论。用之于只有二分法有如是非题的真伪鉴定,尤其恰当,因为不幸而言中的机率甚高。』这样的鉴定家至今并不少见。以往虽然有鉴考并举的提法,但真正遵循与实现者并不多。

我们在鉴定实践时需要抱持一种科学的态度和实证研究方法,即是在对证据进行鉴识解读时,首先要尽量在不预设倾向和预定答案的前提下进行科学客观地辨析与论证,这样最终取得的结果才有可能是真实的。因此我们认为,『以书画证史』必须建立在现代科学实证鉴定法的基础之上,所谓中国书画的科学实证鉴定法,是在传统书画鉴定方法的基础上,具有结合现代科技手段,强调实证鉴识和科学论证及检验并重等多重特质。

作为当代鉴证科学在古书画领域具体应用的一种最新研究论证方法,随着解决了国际学术界公认的『千年谜案』怀素《自叙帖》真相,在当今学术界已具有国际领先水平。这种理论与方法也可具体应用于诸如史学、考古、法证研究等领域。 

随着该方法及其认识论的逐步完善,可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以往古书画鉴定以个人主观经验为主缺乏科学论证的弊端,并使之脱离所谓『望气』等玄学特征,进而将其纳入现代科学发展的轨道。而这种进步,也正契合十九世纪以来的西方近现代哲学思想中人类进化三阶段的发展演变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