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书法报 2018-12-20 19:12:42

傅亚成:中国书协篆书委员会委员、中国文字博物馆书法艺术委员会委员、客座研究员、东南大学中国书法研究院研究员、郑州大学书法学院研究员。

篆书中堂

篆书中堂 规格 135cm×68cm

阵阵飞鸦叫暮寒,满天秋思满林丹。年来渐识江湖趣,一叶扁舟自往还。录林散之诗一首。

一个人由青涩到成熟所经历的过程,取决于所读过的书,所经历的事,所遇到的人。而一个书家的成长与淬炼,则需要经年累月地对传统经典进行广泛的研习,以保证笔墨技巧的熟稔。余学书三十余载,渐有所悟。技,可通过临摹获得;艺,则需要文化支撑;而道,必须经历学识修养、审美情操、社会阅历以及综合艺术素养的浸淫。

书法的艺术修为,源于文化底蕴的积累,非以炫技夸张娱人耳目为目的。入展、获奖也只是对某一件作品的暂时认可,而能否成为精品则需要经过时间的严格检验。因此,有理想有抱负的书家,对传统都抱有敬畏之心。平心而论,我们当代人的书法功底与古代的大家相比差距尚存,沉淀是寻求突破的唯一法门。当今书坛,不乏功夫扎实、思维活跃的探求者,或雄强、或古拙、或俊逸、或率真,呈多元之势。然而追求视觉冲击,重形式构成却是当下之现状。单纯面对作品很难知晓书者姓甚名谁,非同古人,观其作便如见其人。究其原因,是文化的退位与缺失导致浮躁之风蔓延,古人“成教化,助人伦”的遗风渐行渐远,这与书法艺术的博大深邃背道而驰。

书道玄妙,法乎上、溯其源是书家立身之本。见贤思齐,必厚积薄发,在沉淀中寻求突破与提升,从而致广大、尽精微,从容挥洒,举重若轻,个人风格则水到渠成。(原标题为“沉淀与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