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书画报 2019-03-20 14:03:09

又是一年春草绿,遥看万里杏花红。春节前夕,邢振龄在北京琉璃厂举办了猪年迎春书画展,开幕当天就有多幅作品被抢购,这在书画市场比较冷清的今天很是少见。其实早在前几年,琉璃厂就举办过几次邢振龄书画展,大大小小几百幅作品,展览没结束就被购买一空。这足以说明:邢振龄的作品能打动人心,能被社会认可。用购买者的话说,买邢振龄的作品买的是喜欢,买的是心情,买的是看不够。

近些年来,书画市场乱象丛生。很多书画家经不住市场诱惑,心情浮躁,急功近利,无心坐下来读书做学问,更无心进行艰苦创作,使得应付之作、庸俗之作、抄袭之作、流水之作、不接地气的虚无之作满天飞,而大众渴求的有文化内涵的美术作品就成了文化沙漠里的一泓碧水。邢振龄书画作品恰如一缕春风注入画坛,让人耳目一新。

邢振龄书画作品《游子吟》

游子吟 邢振龄 作

邢振龄以水墨民俗画著称,很多记者采访过他,很多专家评论过他,多家媒体也一直在跟踪报道他。媒体大多把邢振龄调侃的三个“不留神”作为他的人生经历—— 一不留神成“右派”,二不留神成总编,三不留神成画家。其实,再细化一点,可以分为“耕读之苦、学医之艰、工作勤奋,春风得意”“人生坎坷、劳动改造、大起大落、志向未泯”“平反回京、勇挑重担、乘风破浪、大展宏图”“退休赋闲、重拾画笔、游艺丹青、一展才华”四个阶段。质朴纯真、善良孝心、笃诚勤奋、豪爽乐观是邢振龄的品行。经历就是阅历,阅历就是财富,而品行就是资本,这些都是他创作的源泉。邢振龄书画题材多是生活中所见,虽寥寥几笔,却充满着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理解。邢振龄的画意在笔先而妙在画外,不假修饰而个性盎然,表面平淡无奇、不逞才使气、不故弄高深,却一笔一墨都蕴含着哲理。一位大画家读了邢振龄的画自谦地说:“我画的是画,邢先生画的是思想。”这就是邢振龄作品难能可贵的地方。

再说说邢振龄的笔墨功夫。其线条沉稳而灵动,色彩夸张而不俗,用墨传情而达意,笔力老辣而游刃有余。诗人艾青说:“读振龄的画,就像见到在阳光下身上沾着泥巴蹒跚学步的农家娃,质朴、可爱。”剧作家汪曾祺说,邢振龄画画是“信笔随心”,“天生一双丹青手,神笔马良也点头”。作家韩瀚送邢振龄的诗是:“一瓢泉水送清凉,笔简形拙意味长。但得看家才一笑,石门乐了缘缘堂(丰子恺的斋号)。”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作家张锲说:“振龄创作的牛,不同于逸笔浓抹的可染的牛,不同于写生求实的张广的牛,也不同于漫笔点染的程十发的牛。他的牛像变形的泥塑,似民间剪纸,一个个就是京戏的小放牛,在唱在舞在对话。其形在似与不似之间,其情在心与心的交流。”从这些评价中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邢振龄的作品有生命力。这生命力来源于生活,来源于画家的内功和修养,来源于他的文学功底、哲学基础、历史知识,来源于他对社会的爱、对人民的爱,来源于一个画家的社会责任。因此,他的作品能给人以思考,给人以启迪。

邢振龄书画作品《恩爱曲》

恩爱曲 邢振龄 作

我们不妨再把邢振龄的绘画作品晒一晒,让事实来诠释这些评价。《游子吟》画的是慈母在油灯下为即将远行的儿子缝补衣裳的情景。寸草春晖,让人看了潸然泪下。《早市卖菜》:“三七二十三,人家说我憨。我菜卖完了,别人往家担。”这不就是市场心理学吗?《恩爱曲》:“相爱本是缘,夫妻老来伴。走过风和雨,最识旅途艰。如今腿脚迟,相扶又相搀。唠叨当歌听,白发当花看。歌是恩爱曲,花是白雪莲。牵手共夕阳,随意顺自然。”据说一对要离婚的老夫妻竟然被这幅作品感化,继续相守。邢振龄与华君武、丁聪、方成等画家合作的《中国敬老故事精华》画集,传播于国内外,被称为“新二十四孝”。而《和平世界》不但获得了国际绘画大赛金奖,画家本人还成了“世界和平文化使者”。林林总总,邢振龄的作品无不充满文学、史学、哲学的内涵,无不充满人间烟火的味道。这是生活的积累,这是灵感的火花,这是艺术的“真善美”。

面对大家的赞誉、社会的评论,邢振龄看得很淡。他说:“什么著名不著名,人生的过程中常常靠的是一种机遇。人间百忙,往往劳而无功。我当过记者,文章等身,能有几篇佳作?我当过总编,阅稿成堆,然有几件永存?我当过教授,也有弟子三千,不知今在何方。如今我又成了画家,画稿成山,又能留下几幅?所以,我仍需不断努力。”这就是一个有修养的书画家的谦逊态度。

87岁的邢振龄理应成为书画家学习的榜样。但愿更多的书画家能像他那样深入社会、深入生活,从生活中汲取营养,创作出让广大书画爱好者、收藏家真正喜欢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