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书画报 2019-03-20 16:03:43

闫禹铭

闫禹铭,生于河北大名,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人民解放军美术书法研究院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美术书法研究院副院长、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美术创作院院长、中国美协会员、文化部《美术观点》杂志社原副主编、《中国美术大事记》编委会副主编、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院理事、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常务理事、中国书画院副院长、中央国家机关美协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瞭望中国画院执行院长、清华美院高级研修班导师、山东滨州学院教授、李可染画院研究员。

闫禹铭山水画作品《巍巍太行》

巍巍太行

艺术作品之美,有各种不同的品格,有注重传达雅致情趣的优美,也有表现崇高感情的壮美,等等。当然,这是指作品的主要审美趋向,是大致的分类,没有绝对区分的标准,因为表现优美的作品中也常含有崇高、壮阔的元素,反之亦然。

闫禹铭山水画作品《平静的湖泊》

平静的湖泊

闫禹铭的山水画创作面貌有多个侧面,样式丰富,有大品、小品,有经过精心孕育的宏大构图和笔墨雄健的画面,也有发自灵感的即兴之作,不能用壮美一词以概之。但“壮美”是他艺术创作的主调和特色,“壮美山水”也最能反映他在绘画艺术上取得的成就。他的壮美山水之所以具有动人、迷人的魅力,还因为其中糅进了许多优美的成分,我想这应该是看过他作品的人都有共识的。

闫禹铭山水画作品《深山幽居》

深山幽居

闫禹铭之所以钟情大山大水的绘画,恐怕有多种原因。首先,他是北方人,出生在河北大名县,又在黄土高坡生活了十多年。他的天性素质与后天所受巍峨太行山脉和黄土高坡的熏陶及感染,加上长期的军旅生活,形成他偏爱北方山水和北派绘画的审美趣味;其次,他是军旅画家,用绘画反映现实,担负着传颂崇高精神的使命。他说:“我画画的冲动源于我对现实生活的强烈感受。感受是一种思考,那是对时代、历史和传统文化的深刻理解,然后,将其化成视觉艺术。我认为,绘画不仅是视觉的,更是心灵的。视觉艺术的价值并不只是愉悦,更应该是慰藉灵魂。”从这一理念出发,他画对他思想感情以至人生观产生震撼力的山水,画巍巍太行、滔滔黄河、秦川高原、峡江胜景……他的绘画多从写生中提炼,有强烈的现实感,但不拘于现实中所见,善于运用想象,赋予笔下图像以某种观念和理想。说到这里,我想强调,我们读闫禹铭的画,应该抛弃一种固定的思维,因为他的画都是从写生中来的,是现实山水的描写。我认为,他十分重视写生,更重视体验。所谓体验,包含对山水实景的思考,并探讨他面对描绘景象的造型、构成、色彩的特点,以及它们存在的价值和审美意义。也就是说,他很注意笔下山水的审美品格,他的作品不仅要使观众赏心悦目,而且要激起人们对绘画中描写景色的热爱和崇敬之情。在这个意义上,闫禹铭的山水带有某种观念性,有较为明确的主题性。他的山水画具有鲜明的彰显壮美的特点。

闫禹铭山水画作品《花深木繁》

花深木繁

自然美和艺术美中,有两种不同的形态:优美和壮美。优美呈现的主要是和谐、协调、均衡、雅致的形式;壮美也不乏和谐和自由,但呈现出来的感觉更多的是雄浑、刚强、壮观和宏大,予人以激动、奋进的感受。在艺术创作中,优美和壮美往往是交织在一起的,尤其在视觉艺术中,难以想象纯粹表现壮美而无优美的作品,反之亦然。直言之,所谓被指为壮美或优美的作品,只不过是以一种审美的范畴为主而已。两种审美形态中的作品水平的高低优劣,均在于作者融合这两种审美形态的智慧与才能。

闫禹铭山水画作品《云山古韵》

云山古韵

闫禹铭的山水偏重于表现壮美,但对于优美也是十分钟情和敏感的。他的代表性作品是大山大水,但同时也创作了许多富有情致的即兴之作和充满优雅趣味的小品。更令人赞叹的是,他笔下宏伟、壮阔的大幅山水画,以整体气势夺人,充满激情,但许多细部描写又十分微妙和精致,尤其在注重山体、树木结构造型的同时,丝毫不忘笔墨点、擦、皴、染、勾、勒的情韵与趣味。这说明,闫禹铭既掌握了学院的造型基本功,更有丰富的文人笔墨修养,善于把这两种造型手段巧妙地集于一体,熔铸成以壮美为主体、辅以柔和雅致优美的个性风格,表现出他在山水画中追求民族特色和时代气息的崇高理想。

闫禹铭正值壮年,又勤于探索,他未来的艺术发展肯定会有广阔的前景。

闫禹铭山水画作品《溪山高贤》

溪山高贤

闫禹铭山水画作品《闲看云水心自游》

闲看云水心自游

闫禹铭山水画作品专刊

闫禹铭山水画作品专刊

闫禹铭山水画作品《溪桥书屋图》

溪桥书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