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书法报 2018-12-28 10:12:10

惊闻姜澄清先生去世,十分悲痛。姜先生是著名学者、书法理论家,生前曾担任中国书协第一、二届学术委员会委员,贵州省书协副主席,友声书社学术顾问。他精研《易经》,博通经史,曾岀版多部文化专著。在书法界,人们尊称他为“姜老道”。10多年前常和他在一些学术会议上会面和聊天,身边收藏有他的两封手札,皆为钢笔书写,字迹简率,文辞风雅。其中第一封写于1993年12月,是他收到我寄给他出席“94友声书社巩义雅集”的邀请函后的一封回信(图1),信中写道:“卫毅先生:十四日大札收到了,承邀明春赴豫,弟当争取参加(明年四月,我或有台湾之行,倘时间不冲突,则当两全之)。邀请名单所列名士,皆新、老朋友,能一见,自是人生快事。匆匆敬覆,即颂,砚安!姜澄清,十二月廿三日。”

姜澄清致虞卫毅札

姜澄清致虞卫毅札

这封信用钢笔横写,已是现代款式。

他的第二封手札也是钢笔字横写,是写在贵州省写作协会印制的信笺上,信中写道:“卫毅社弟:忝列顾问,愧甚。六月十一日至十六日,或将至黄山,此前,从一日起,在青岛。由海至山,快哉!快哉!文化村所征‘长卷’稿,能否另邀高手?六月均在外浪迹。何况,老衲不擅此道也。祈谅。远颂,砚安!姜澄清,五月廿九日。”这封手札写于1994年5月。1994年4月,友声书社在河南巩义民俗文化村举行的雅集活动很隆重,也很成功。可惜因为他有台湾之行,未能到场。活动结束后,我给他去信报告活动情况,并告知他大家一致推荐他担任友声书社学术顾问,同时转寄了巩义民俗文化村“名家书法百米长卷”的征稿函,他接信后很快写了回函,告诉六月份的行程并婉言谢绝了文化村的征稿邀请。

除了这两封通信外,我和他在一些学术会议上有多次见面,其中印象最深的是1996年在张家界召开的“96书法批评年会”上,会议代表在大会上发言,他在会下边听发言边为发言者“看相”,据其他友人转告,他在我发言时也曾为我看过相,说我有罗汉相。书法界很多人都知道“姜老道”善于“看相”,并且看得很准。这次他为我“看相”的结果,因为是别人转述,我是将信将疑的。但是在张家界研讨会期间的笔会上,我请姜先生在我带去的册页上题字,他在落款时曾题写“卫毅上人禅鉴”的上款(图2)。他的这一题款,让我相信书友所言可信。

姜澄清为虞卫毅册页题字

姜澄清为虞卫毅册页题字

张家界开会期间还有一件与姜先生有关的趣事值得一提。会议期间安排有登山游览活动,山道崎岖,一路上有多位抬滑竿者,见姜先生年迈体弱,故尾随其后以期其疲惫时延揽生意,未料姜先生身瘦而体健,又曾在贵州的大山里锻炼过,登山如履平地,一路登顶成功。倒是比他年轻的曹宝麟先生,虽然长得身魁体健,但是爬起山来,却感到力不从心,气喘吁吁,没有走多远,便呼唤抬滑竿者抬其上山。而其体重应是姜先生的一倍左右,抬滑竿者为了挣钱,只得舍轻而就重,由尾随姜先生转而改抬曹先生上山。

姜澄清先生出生于1935年,今年虚岁已经84岁。常言道,七十三、八十四,神仙不请自己至。姜先生以84岁的高龄而归道山,可谓道骨仙风飘然而去,令人生出无限的景仰和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