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书法报 2019-01-02 10:01:10

周妍辰

周妍辰 浙江温州人。上海市书协会员,华东师范大学艺术研究所书法篆刻硕士,师从张索先生。

郑诵先先生曾说“舞蹈是动态的书法,书法是婀娜多情的舞姿”。书法与舞蹈虽是不同的两类艺术,但之间有着你侬我侬、千丝万缕般的因缘。张旭见公孙大娘舞西河剑器,自此草书大进。书法将力孕于腕间,表达于纸面;舞蹈运力融进体内,幻化于四肢。毛笔笔锋就如同手指指尖,柔软且有韧性。笔锋乍显乍晦,若行若藏;穷变态于毫端,合情调于纸上;指尖时柔时刚,忽快忽慢,尽畅快于指梢,泯规矩于方圆。如此佳话便是舞蹈之于书法的良佐。

我喜爱书法与舞蹈。因为它们有同样的意识形态,源于象用于境,“如鸿飞兽骇之姿、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书法文字的基础是象形,它以线条表达意境,以结构表达造型,高度抽象地概括了中国美学。而舞蹈来源于生活,以身体为线条,以生命表达感知,用真实的舞态表达意象,打破了生活与艺术的界限。在网络上,我曾欣赏过云门舞集的舞蹈,其中的一个片段记忆深刻,在“行草篇”的舞台上,一人一幕,一黑一白,一柔一刚。屏幕上先出现了行书“永”字,一个女舞者先用动作表达字形。又出现了草书“永”字,女舞者再用速度表达气势。以肢体的动静幻化为横竖撇捺,由慢到快,仿佛看到了字体的变迁。点画之间,形散神聚,寥寥几个动作,勾勒出书法的魂魄,可真是方寸显骨肉、人在字中游。可知,书法和舞蹈相依相化,笔歌身舞气韵相通,皆带墨香。

周妍辰 篆书二条屏

周妍辰 篆书二条屏

苦笋茗中难识禅,骤风旋雨二行妍。分明狂素颠张迹,笔冢绿天醉卧仙。 风起雁归草木沉,清秋悲寂我倾心。又逢落叶共萦绕,化作相思好梦侵。

我自小学习书法和舞蹈,倾心于它们的千姿百态。楷书正如古典舞,细腻圆润、刚柔并济,一招一式平整方正;草书正如现代舞,摆脱束缚,在合乎自然运动法则的前提下自由抒发心中之感;篆书正如芭蕾舞,皆具有严格的规范和法则,舞出规律、舞出传统;隶书正如民族舞,形式多样、内容丰富,风格和技巧上有着十分明显的差异。在不平衡中追寻平衡,在静态中又不失动态,在平面中又很立体,这种复杂美妙的艺术深深吸引、滋养着我。

当然,使我深深坠此情网的,不单是线条的律动,也不仅仅是玉都的翩跹,而是这徜徉于无何有之境(指空洞而虚幻的境界或梦境)时俱能幻化出此等绰约风姿的高峰体验。书法与舞蹈,作为我前世今生的至爱,再期许一个来世,也值得。(原标题为“笔飞墨舞 气韵相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