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书法报 2019-01-07 09:01:42

杨奕然

杨奕然山东曲阜人。山东省书协会员、女书法家委员会委员,山东省青年书协会员。儿时受祖父熏陶,对书法和二胡产生了兴趣。记忆中,祖父常骑着横梁自行车带我游玩,路上教我哼唱二胡曲谱,到家后便一笔一画教我写字。祖父常说“音乐和书法是相通的”,然而年幼的我并不懂其中的含义。

年龄渐长,也逐渐认识到书法和音乐的相通性。二者虽是一动一静,却都讲究情感的表达,有其节奏和旋律。二胡始于唐朝,称为“奚琴”,又名“胡琴”“嵇琴”,其最大的魅力在于一弓两弦便能表现出千变万化的意境,时而萧瑟缠绵,时而欢快激荡。在情感的表达上书法亦然,唐孙过庭《书谱》云:“羲之写《乐毅》则情多怫郁,《书画赞》则意涉瑰奇,《黄庭经》则怡怿虚无,《太师箴》则纵横争折,暨乎《兰亭》兴集,思逸神超,私门诫誓,情拘志惨,所谓涉乐方笑,言哀已叹。”右军将喜怒哀乐寓之于书,一帖一貌各尽其妙。

杨奕然 行书山南小品

杨奕然 行书山南小品

聆听一曲刘天华的《光明行》,旋律明快坚定,像是欣赏王羲之的《兰亭序》,舒畅而清新;听着《二泉映月》,仿佛看到阿炳拿着毛笔写出枯涩的点画,记录他坎坷的历程,俨如苏轼“破灶烧湿苇”的困苦与无奈;曲子《战马奔腾》中铿锵有力的音符不断敲打着,气势恢弘,让我想起徐渭《草书诗轴》中的“一篙春水半溪烟”,用笔抑扬顿挫、挥墨酣畅淋漓……欣赏音乐旋律为我的书法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灵感,把音乐韵律融入到笔墨节奏之中,笔底便犹如奏响一曲余音绕梁的乐曲,令人回味无穷。

在书法创作过程中,我们追求的生动、自然,并非只是简单摹写古帖,练就一手好的技法就能达到的。清刘熙载云“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正所谓“书为心画”,更讲究的是让我们在书写过程中要达其性情,形其哀乐。技法只是我们表达的一种语言,一种形式而已。书写要融入情感,融入“旋律”。在音乐演奏过程中,一首好的音乐作品不仅要求演奏者具有娴熟的技巧,还要求其融入丰富情感与曲风达到对接,艺术真正的魅力所在便是要能够发自内心地表达出独特的情感。《列子》载:“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故“乐为心生”,声乐有限,而心乐无限。无论书法还是音乐,都讲究生动传神。“书为心画”“乐为心声”,“心”为本源,如能聊表我心,方能臻于妙境。

“书”“琴”两艺是一以贯之的,化用苏东坡的一句话“书琴本一律,天工与清新”,所谓“清新”,实际上是指“书”“琴”之外的清韵,需要自己慢慢去体悟。

明窗净几,提笔作书,播放一曲《空山鸟语》。游于琴书,自己是个幸福的人。